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第二部(3)

库丘林皱起了眉头,一把把迪卢姆多的手压了下去,然后用完全相反的轻柔力道把他的手掖在了毯子里,“你才刚刚清醒,需要做的只有好好休息。”
迪卢姆多感觉到除了库丘林之外,几乎整个房间所有人的视线全部落到了自己身上,他戒备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原本紧绷的气氛瞬间一触即发。
“是否需要?”一旁的医师从一旁的医疗箱里拿出了一管针剂,含蓄的询问着库丘林的意见,“毕竟不配合的病人比较棘手。”

迪卢姆多立刻挣扎着半撑起身子,掀开盖在自己身子上的恒温毯,重心偏移,一条腿甚至已经搭在了医疗舱上。
蓝发的指挥官立即半抱住已经撑起的身体,然后给了迪卢姆多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在医师说完之前就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个意见,“不需要,我会一直守在这里。”
金色的眼眸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变回原本的黯淡,头偏向一边,紧紧的咬着嘴唇。
“你不说话的话我可是当你默认了哦,”库丘林扯了扯迪卢姆多的额发,用手指卷了卷,“那就当你默认愿意当个乖乖的病人好了。”
这回轮到迪卢姆多睁大了双眼。

但是几秒之后,迪卢姆多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原本几乎要把毯子划破的甲刃也缓缓松开。

说实话,在迪卢姆多点头的一瞬间,库丘林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可以了吧?”库丘林扭头转向了医师,“毕竟这小子现在可是睡在我的船上,用着我的医疗舱,还全部都是我掏的钱,想不听话都不行啊!”

在一整个检查过程中库丘林都一直稳稳的握住迪卢姆多的手腕,红色的双眸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医疗舱的范围,尽管附近的医师们来来回回的忙碌着,但蓝发的指挥官从未离开过半步。
很明显,从所有医师的眼神中,库丘林知道迪卢姆多的状况并不乐观,但起码眼下,他并不想在迪卢姆多面前讨论这事,所以他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迪卢姆多说着阿尔斯特近期发生的事情,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康纳尔步入了医疗室。

库丘林几乎连头都没抬一下就开口问道,“如果是来签文件的我会把你打出去啊!”
“放心吧,我还没有不识趣到这种地步,”康纳尔做了个鬼脸,然后装模做样的缩了缩脖子,半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我只是想换你去休息一会,或者你想抽支烟?”
表兄弟间惊人的默契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只是这样一句话就让库丘林明白了自己表弟的想法,他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然后向着所有医师招了招手,“放你们留在这里我可不放心,你们跟我出去一下吧,至于这里,康纳尔你可要负责看好迪尔哟!”

医疗室的自动门刚关上,库丘林就拦住了所有的医师。
但蓝发的指挥官还是刻意压力了身影,避免医疗房里的迪卢姆多听到,“所以,结论是什么?”
“指挥官,我恐怕这是您不乐意听到的结论,”为首的医师回答了库丘林的问题,声音压得比库丘林更加低沉,“初步的报告显示他的基因里还混杂着某些不属于人类的DNA片段,当然我相信即使任何专业知识,您也会推测这是什么生物的片段。之后的检查中我们需要确认他到底还有几分属于人类,残留的DNA片段是否会影响到他平时的生活甚至思想,这是为了他以及您还有赤枝的...”

“不需要,”库丘林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就打断了接下来的话语,红色色双眸危险的眯起,“我会为我们所有人负责。”
医师的表情瞬间变得窘迫,他顿了顿然后试图开口再说些什么,但库丘林已经抢在他开口之前对着他们挥了挥手,“你们的工作是为迪卢姆多提供照料,而不是把他当做研究对象。”

库丘林当然不会理会身后的医师们那窘迫的脸色,打开门,恢复了原本的声量,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你们之后对他做的任何事情,每一个用药,每一次检查,甚至只是看他一眼,都必须有我在场,”再也不回头的大步走回了迪卢姆多的身边。
康纳尔拍了拍自己的表哥,在库丘林耳边轻声说道,“我觉得,你们刚才还是太大声了。”很自然的,两个人的目光落到了迪卢姆多身上,紧皱的眉头早已出卖了他的心情。

“舰队的修整和人员的伤亡情况我就暂时不想让你操心了,等情况稍微稳定一点之后我恐怕得跑一次,”康纳尔说着脸上泛起了几分尴尬的表情,顿了一下,耸了耸肩,“南娅姆能在战舰维修方面提供一些帮助,不过,嗯,表哥你别这样。”
说到最后的时候,赤枝的副将,艾明马洽号的舰长——康纳尔同学已经变得有些恼羞成怒,但库丘林依旧是毫不犹豫的嘲笑出声,“嗯,我相信你不是出卖自己美色去换取维修费的!”

在蓝发指挥官逐渐停下的笑声中,康纳尔半拉住了医疗室的门,他转回头,对着迪卢姆多的方向比了一个大拇指,“我也不会不人道到打扰你们的再次蜜月,而起把赤枝舰队带回阿尔斯特可是指挥官的任务!”
“你要是把南娅姆带回来的话我会记得给你准备嫁妆的!”库丘林熟练的回击着自己的表弟。

-TBC-

评论(2)
热度(18)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