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第二部(2)

渐渐的,胶着的战况开始倾斜,失去了虫后的虫族被人类和星灵的联合部队逐渐冲的七零八落,蓝发的指挥官高喊着发令,火力压制下,倒在他们眼前的异虫尸体已经几乎堆到了他们的小腿。
“指挥官——“通讯频道中传来了康纳尔的声音,“伤员已经全部登舰,您上舰之后就可以发射大和炮——”
库丘林扭过头,再次往战场望了一眼,远处的尘埃中海油隐约可见的扭曲身影,“这些虫子还真是不怕死,”蓝发的指挥官嘟囔了一句,然后咬开一颗手雷顺手丢去,“炸弹这玩意永远不会过时!”震耳欲聋的的爆炸声过后,无数肉酱伴随着金属块和泥土一起四散迸发。
“我们走。”随着声音的落下,库丘林转身跳上飞船,舱门随即关闭。

整个艾明马洽号中都回荡着欢呼声,库丘林也不记得是谁在他手中塞了一瓶啤酒,但很明显,他今天并不想参与这场胜利之后的狂欢,他只是浅浅的呷了一口,就提着酒瓶晃到了医疗室中。
迪卢姆多的医疗舱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正中,数十块屏幕上不断滚动的是他的各项体征。
蓝发的指挥官拉过一张长椅,半躺着窝坐在了其中。

“客观来说,还真算得上是睡美人?”库丘林笑着抿下了一小口啤酒,“你还真是昏迷的时间比清醒的更多。”
当看到他的身体再次接满各种管子的时候库丘林的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钝击了一般,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痛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不管事从医师留下的治疗报告,还是库丘林肉眼可见的景象来看,迪卢姆多的状况正在不断的好转着,这让库丘林更加期待他醒来之后的情形。
——谁说要去阿尔斯特度假的,结果自己却在这里呼呼大睡。蓝发的指挥官想着,习惯性的转过椅子,但不同于自己的指挥室,金属质地的椅脚在地板上划出一阵噪音,这让库丘林不由的轻颤一下,赶紧停下自己的动作,从椅子中探出身子,紧张的打量着迪卢姆多,生怕对他有什么影响。
但什么都没发生。
——要知道,换在以前,即使是最小的声响都会惊动这小子的。
库丘林此时有些无奈,喃喃自语着,“好不容易过来陪你一会,你却不知道要睡到何时,这可不厚道,”蓝发指挥官回想着当年他们两人难得的闲暇时光,一手握住了迪卢姆多的手,另一手则是轻轻的抚摸的迪卢姆多柔软的黑发,“原本我每次都会被康纳尔提着耳朵抓走,但这次他可不会来打搅我们了。”
库丘林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医疗舱中细微的声响,直到迪卢姆多难受的呻吟传入蓝发指挥官的耳中。
接下来是一阵兵荒马乱的噼里啪啦声,过于激动的指挥官甚至不小心踹翻了自己的座椅。

“库丘林...”迪卢姆多的声音很小,而且非常沙哑低沉,但这足以引起对方的注意,他顿了顿,然后缓缓的吸了一口气,金色的双眸盯住了蓝发的指挥官,这让库丘林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俯下身子,靠近迪卢姆多,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你太紧张了...”医疗舱中的病人努力的抬了抬手,却发现几乎只挪动了自己的手指,休息了几秒才再度开口,“有你在就足够了。”
“我会一直都在,”库丘林仿佛知道了迪卢姆多的意图,再次握住了他的手掌,摩挲着对方的指肚,“没事的,我在,你可以放心了。”

熟悉的微笑浮现在迪卢姆多的嘴角,但这微小的动作却让他急促的咳嗽起来,这时,医生正巧赶了过来。

“指挥官,”没有医疗装甲的阻碍,医生责怪的目光没有经过丝毫收敛的打量着整个舰队的首领,“我记得我有说过他需要静养吧?”
蓝发的指挥官只能无奈的笑了笑,举起一只手向医生做出投降的姿势。

“好了,指挥官,你太碍手碍脚了,”眉头已经快要拧的比抬头纹还夸张的年长医生毫不客气的推了推库丘林,“你想陪着他我没意见,但是,别碍事。”
迪卢姆多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果然再次咳嗽了起来,这让他不由的想要用手掌捂住他的嘴,这一次他成功的做到了。
但是就在他看到自己手掌的一瞬间,迪卢姆多的笑意瞬间散去,神情变得凝重,库丘林和老医生甚至都屏住了呼吸。
那是并不是他原本蜜色的手掌,而是甲壳横生的异虫利刃。
“没错了...”迪卢姆多用手捂住了脸,仿佛想要避开他们的视线,库丘林可以从他的声音里明显的感受到冰冷的寒意和狂躁的怒火。
蓝发的指挥官伸出手,伸向他的头顶,想要把崩溃边缘的爱人拥进怀里,但紫色的灵能却在迪卢姆多的周围跳动着闪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把库丘林生生挡在了离自己数十厘米远。

“这是我的罪过。”迪卢姆多的声音很小,但却很无比坚定,他说了几个字就无力的喘息几口,但依旧一字一顿的坚持着说下去,“无法抹灭的罪过,由刺棘之刃也就是我迪卢姆多·奥迪那犯下的罪过,不能忘记,无法饶恕。”


-TBC-

评论
热度(20)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