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FGO‖双枪】凯尔特浓度上升中(1)

●时间线和FGO不同,要不根本不可能那么早能召唤出刷子!


1

“Servant Lancer 迪卢木多·迪奥那,遵从召唤而来...”召唤时的光辉还没有褪去,身穿绿色皮甲的男子单膝跪在法阵中央,艳丽的双枪收在一侧,黑色的卷发垂在眼前,用恭敬而疏离的口吻诉说自己的名字。

但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清脆的击掌声打断了。

“我这次果然没有猜错!这一次我又赌赢了哟!那个耍枪的我!”话语间充满了完全没有掩饰的得意,“要不下次用你的枪作为赌注如何?”

是英灵!

刚刚被召唤而出的枪兵立即警觉的握住自己的武器,侧身扬起手臂,肌肉猛烈收缩,金色的眼眸警觉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咦?还是个认真过头的家伙?”被刚刚声音来源拍着肩膀的另一个人摸了摸下巴,逆光下几乎只能看到嘴角露出的白色犬齿。“迪卢木多·迪奥那?这个名字的话似乎是我们的后人呢?”


“请不要紧张,”熟悉的魔力波动让黑发的枪兵很快意识到这是召唤出自己的Master,“是迪卢木多君是吧?这里恐怕跟你所熟悉的圣杯战争不一样,嘛,这个慢慢解释就好了,总之这里的英灵大多数都是友军啦。”看起来只有16,17岁的橙发少女摆了摆手,“欢迎来到迦勒底,迪卢木多。”


2

“你赌输了的话,新人可就交给你了,反正和你一样都是Lancer。”一开始对话的其中一人微微侧开了下身体,蓝色的发丝随着动作飘动了几下,光线照射进来,让黑发的枪兵看清了对方的面容。

猩红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自己,右手松松的搭着一把橡木法杖,上面繁复的纹路让迪卢姆多很容易就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与他来自同一神话体系的英灵。

但他怎么也回想不起有这样一位人物的存在。

疑惑瞬间写满了迪卢木多英俊的面容。


“哈哈哈!果然是认不出你啊!这样的形态这小子肯定没法猜出你是谁啊?”另一个蓝发的英灵盘坐在一边,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手不住的拍打着自己的大腿,甚至笑到眼角挤出了几滴泪水。

几分钟过后,他终于停了下来,伸出手,虚握的拳头里缓缓浮现出一把红色的长枪。


金色的眼眸瞬间瞪大,但是其中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彩,他死死的盯住了对方手中的红色长枪,富有磁性的声线发出的却是磕磕巴巴的话语,“是您?您是?拥有这把魔枪的话一定没错了!”

“啊啊,是这样的,如果说是凯尔特的后人的话,的确是不会认错呢。”他微微抬起了头,一抹淡淡的光让迪卢木多看清了对方灿烂的笑容,“Lancer库丘林,请多多关照了。”

“啊,顺带一提,”蓝发的枪兵对着旁边的法师努了努嘴,“那边那个也是库丘林哟,不过阶职嘛...”

“是的,我是Caster。”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耸了耸肩,向迪卢木多伸出了手,“嘛,要好好相处哦,同样是凯尔特战士的漂亮小子。”


3

——这不是圣杯战争。跟随在库丘林身后的黑发枪兵不断的在心里默念着。

但谁能给他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有那么多英灵,但所有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更令他震惊的是,这里只有一个Master!而且这个Master还是个半吊子都称不上的魔术师,这样真的没有问题么?

在他们穿过一个一个回廊之后,库丘林最终在一个门口站定,伸出手准备推开房门的时候,迪卢木多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疑问,“那么,御子殿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呢?我们又是为何被召唤至此?”

“我可不觉得站在门口交谈是个不错的选择。”蓝发的枪兵挠了挠头发,“这个的确是说来话长,所以我选择先把你带回来再慢慢解释。”


蓝发的枪兵随意的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然后顺手拍了拍一旁的座位,“这些门后面就是给我们准备的房间了,虽然说是给Lancer职介的英灵准备的区域,但是现在迦勒底的Lancer的确只有我们两个,你自己随便挑一间就好了。”

迪卢木多显然有些无法接受过大的信息量,身体的肌肉明显还紧紧绷着,金色的眼眸中写满了迷茫,直愣愣的环视了一圈,又把目光落回了库丘林的身上。

“所以那家伙为什么要把带新人的任务丢给我,明明能说会道的Caster才更合适这样的工作吧!”蓝发的枪兵抱怨了一句,但很快把注意力放回了迪卢木多身上,“好吧好吧,你别那么拘束啊,先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然后我们就从从人理保障机构——迦勒底说起好了。”


4

“所以,您说我们被召唤至此的目的很可能是拯救人类?御子殿下。”在吸收了一大堆自己从未听说过的名词之后,迪卢木多终于勉强理清了思绪,“所以虽然那个橙色头发的女孩子虽然是我们的Master,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我们的魔力供给来自何方?”

“起码目前来说,我们的行动不消耗她的魔力反而是件好事,”蓝发的枪兵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这里的英灵以后会越来越多吧,供魔的问题说不定会变得严峻起来,不过暂时不用担心这些问题啦!”

“那么那位御子殿下呢?在您的神话里可...”迪卢木多问出了另一个自己思索了很久的问题。

“啊,说到卢恩符文那可是我在影之国学艺时,那女人硬逼着我学的,”库丘林的笑容一瞬间抽搐了一下,仿佛回想起了一些可怕的事情,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不过那家伙据说是神话中的我完成了自己的功绩之后成为德鲁伊的样子,总之是个比我幸运的家伙呢。”

“不过,他倒是经常跑到我这里来蹭床呢,毕竟Caster那里都是一些文绉绉的或者神经质质的家伙,不过是哪个我都没法和他们合得来吧!”


蓝发的枪兵发誓现在迪卢木多的噗嗤声中绝对有着幸灾乐祸的意思。

“这样就差不多搞清楚状况了,今后的日子要请您多多关照了,御子殿下。”黑发的枪兵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身体前倾,膝盖也微微弯曲了起来,刚想单膝跪下,像对方表示出自己的敬意。

却被库丘林拦住了动作,“这些就免了吧,而且御子什么的听起来怪怪的,啊!对了!不如就和那个用盾的小姑娘一样,叫前辈吧!”


PS:大家猜猜哪个汪酱能撩到刷子呢?


-TBC-


评论(17)
热度(104)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