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前传●甜蜜的旋律(1)

●Star Ocean的前传

●大概就公开到这里了,后面的一更也是车,我也懒得贴~(我就是辣么任性)

●看起来现在的进度是来得及收到本里的,最终结果以本宣为准哟~

●团团要去闭关写文啦~


“嗯...”


恍恍惚惚间,清晨微凉的空气让库丘林在床上蠕动了两下,从嗅觉传来的蜂蜜般的甜腻香味催促着蓝发的指挥官回到梦乡,但皮肤的触觉让他意识到自己浑身赤裸着,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被单,但却够到一个带着体温的身体。


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昨晚的宿醉让库丘林还没有马上理清思路,好不容易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映入眼前的景象让他依稀想起了昨天发生了什么。


——好吧,果然是把盟军的首席幽灵特工拐上了自己的床。


好像是叫迪卢姆多·奥迪那来着?似乎还是芬恩的子侄?库丘林努力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


酒后果然容易乱性,虽然在此之前的确算不上洁身自好的典型,但是在失去了妻儿之后,这的确是自己的第一次放纵。


他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个在他眼里还算的上是个孩子的幽灵特工每次望向他时那种倾慕的目光,也不是没有看到对方在庆功宴上向自己敬酒时的欣喜。


平心而论,他并不讨厌对方,甚至在无数次路过菲奥纳的训练基地时,也曾留意过这个仰慕着他的半大男孩,他那身绿色的作战服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长期锻炼的结实肉体,一缕额发垂在额前,不时的晃动着,金色的双眸几乎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努力训练的身影和出众的灵能天赋更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管是从皮相到能力,都是自己欣赏的典型,只可惜他不能正大光明的把对方拐到自己的赤枝游骑兵之中。


“挖盟军墙角什么的可是会被芬恩那个老家伙记恨的。”他曾经这样对康纳尔说过。


结果自己是怎么从把对方拐来自己的部队搞成拐上自己的床的?库丘林的记忆明显出现了断片儿。


起码眼前的景象看起来,自己也完全不吃亏啊!蓝发的指挥官不由的吹了声口哨。


这显然惊醒了训练有素的幽灵特工。


从睡梦中醒来的迪卢姆多孩子气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微红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更加稚嫩了几分,但是在看到库丘林的一瞬间迪卢姆多的神色立即变得紧张而纠结,双眼在对上库丘林的瞬间立即转开,呆呆的盯着床单。


“是迪卢姆多吧?”库丘林率先打破了僵局,在他的字典里可不存在逃避问题,“昨天的事情,嗯,我想你也并不排斥吧?”


黑色的头颅微微点了点,然后迅速的站起身,深深低下的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对不起,指挥官,我今天有出勤任务,请允许我先离开了。”


甚至还没等库丘林出声阻止,黑发的青年已经从一堆揉皱的衣服里面找出了属于自己的那几件,推倒洗手间里,紧紧拉上了门。


迪卢姆多第二次见到库丘林是他完成任务后归来的傍晚。


打开自己宿舍房门时的情景让幽灵特工的心跳不由的漏了几拍,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但是上扬的嘴角却让他明白自己内心的喜悦。


那个蓝发的盟军指挥官正大字型的躺在自己床上,整个身体的肌肉都明显的松弛下来,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容,胸口也平稳的起伏着,很明显他睡的很是舒坦。


一旁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包装的中规中矩的盒子,简单的白纸盒上点缀的同色的丝带,当迪卢姆多用灵能感应扫过之时,瞬间明白了里面装了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了迪卢姆多注视的目光,库丘林抬手揉了揉眼睛,慢慢的睁开,然后手一撑床垫,盘坐了起来。


“哟?任务回来啦?”库丘林唤了一声,语气仿佛在和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说话一般,“说起来那天是菲奥纳的成人礼,成人的第二天就要出任务,芬恩那老家伙还真是不通人情!”


并非不知道自己对对方的仰慕,但是几天前的事情让迪卢姆多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在他床上对着他大大咧咧的笑着的人,要知道在那之前,他只敢小心翼翼的在对方出入菲奥娜的基地时多看几眼,在对方训练时挤到人群前面观看他的表演,但那天晚上他们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滚上了床!


——我只是帮忙把库丘林扛回他的卧室而已!迪卢姆多不由的在内心咆哮起来。


“说起来菲奥娜的成人礼还是你的生日吧?”库丘林及时打断了迪卢姆多的回想,努了努嘴,视线转向了一旁的礼盒,“我记得那天的宴会上光顾着喝酒,都没有吃上一口蛋糕呢。”


当库丘林顺手拆开了包装之后,一块四四方方的蛋糕就静静的躺在盒中,乳脂覆盖的蛋糕周围简单的点缀着红色玫瑰花瓣,“说起来,你也是从小就跟着芬恩到了军营吧?难得过一次生日应该也不错!”库丘林说着顺手点燃了一旁的蜡烛,“虽然迟了几天,但还是许个愿望吧!”


“谢谢你,”迪卢姆多的脸在这一瞬间泛起了一阵红晕,双手正不安的搓着,视线在库丘林和蛋糕直接打了几个来回,“我...这是第一次单独过生日。”


库丘林笑了起来,然后被金色的双眸狠狠的瞪了一下。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蓝发的指挥官耸了耸肩膀,“我只是想给你补过个生日而已。”


这倒是缓解了两人尴尬的气氛,迪卢姆多的神色放松了下来,脸上也带上了微笑,“许愿什么的我的确没有想过,不过我可不想浪费您送的蛋糕。”


“百利甜酒?”迪卢姆多含糊不清的自语着,“但加在奶油里倒是意外的香甜。”


“虽然的确是含有酒精,但我可不认为你会被一块蛋糕灌醉,”库丘林伸手抹了抹迪卢姆多的嘴角,然后把手指凑到自己嘴边,伸出舌头舔下手指上沾染的奶油,“不过比起醉醺醺的你,现在这样也不错。”


蓝发的指挥官朝着刚刚成年的幽灵特工伸出了手,“幸好那天你已经成年了,不然我可是会有罪恶感的。”


-TBC-

评论
热度(23)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