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29)

●星际争霸PARO

●终于跑完了剧情可以写感情了!


“我要听结果。”迪卢姆多没有理会阿巴瑟的亢奋,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组织阿巴瑟,这只以研究生物进化为全部目标的异虫很可能直接口若悬河好几个小时,“结论是什么?”


与体型不相符的巨大脑袋点了点,在迪卢姆多面前露出了一丝心虚,“陛下,以我们目前的战力,族群之中只有您能与他们单独抗衡,虫群需要进化——”


“得到我的命令之前不许自作主张。”也没等阿巴瑟回答他,就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迪卢姆多的眉毛皱到了一起,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用指尖翘着一旁的菌毯,大约半分钟之后,他才开口,“如果阿巴瑟的分析没有错误,他们是星灵和异虫杂交而成的生物,这种东西!根本就不该出现在世界上。”迪卢姆多的情绪有些激动,“那种令人作呕的改造行为,根本不该发生。”


“好了迪尔,先不要想它们的诞生过程了,在之前的行动中我们起码已经成功击败四只混元体了,所以他们也不是那么不可一世。”库丘林基础一个幽默的笑容。“而且如果考虑到我的机甲维修情况?”库丘林揉了揉迪卢姆多的额发,然后用手指敲了敲手臂上的通讯器康纳尔和莱因哈特的脸庞立即出现在屏幕上,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康纳尔,艾明马洽号的情况如何了?”


“情况还算可以接受,指挥官。”康纳尔一边看着控制台上的投影一边回答道,“我们遭到了一小股异虫的攻击,但是对方似乎没有任何指挥,我们花了一些时间就顺利的击退了他们。”


“好吧,等我回来之后,我们需要制定下计划,”库丘林的脸上浮现出兴奋的表情,“现在总算有种敌人出现了的感觉,如果不反击的话,可不符合赤枝的作风啊!对了,莱因哈特,我可是很想念我的机甲了,再不给它们一点教训,恐怕费迪亚德和迪卢姆多都要把我看扁了。”


康纳尔翻了个白眼,然后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这可太丢人了,表哥。”


运输机出现在了腔室之外,利维坦的触须直接连接上了放下的舷梯,库丘林的身子向前倾了倾,握住了迪卢姆多的手,“迪卢姆多·奥迪那先生,可以邀请你到艾明马洽号上一起讨论接下来的作战计划么?你知道我没打算给你拒绝的机会。”


当费迪亚德,库丘林还有迪卢姆多再度走进艾明马洽号之时,康纳尔先看了看自己的表哥,又看了看迪卢姆多,最后又转回去看着库丘林,“我说费迪亚德,你知道人类有种工具叫墨镜么?我想你需要一副。”


“坐下说话,我的朋友们,”库丘林打断了康纳尔的吐槽,随手指了指投影台旁的椅子,“你可是艾明马洽号的舰长,招待客人可是你的工作。”


库丘林顺手从控制台下捞出一瓶威士忌,然后五个玻璃杯被随意的放在了控制台上,“要不要先庆祝一下我们的劫后余生?”


“我们先来谈谈好消息,”费迪亚德有些窘迫,即使他经常与人类交流,也不曾试过酒精类饮料,“现在只剩下一块神器碎片没有取回,而且我们的战力中又增加了迪卢姆多的族群。”


库丘林耸耸肩,端起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一口酒沿着他的喉咙烧进胃里,冰凉和火辣的触感形成鲜明的对比,刺激着大脑的神经。


“但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主宰的实力深不可测。”迪卢姆多慢吞吞的伸手帮库丘林满上了杯子,“虽然我很想阻止你庆祝,但是这是赤枝的传统,少喝点,你已经不年轻了。”


库丘林怔怔的看着迪卢姆多的动作,伸手从裤兜里抽出一根烟,然后黑发虫后仿佛条件反射般的从库丘林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顺手划燃,凑过去帮库丘林点燃了香烟。


——仿佛回到了过去。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之后,蓝发的团长毫不意外的收获了一个来自自己表弟的白眼。


“既然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可以利用收回神器的空档修整一下装备,不光是赤枝舰队,我相信黑暗圣堂们经过多次的战斗也需要调整状态,这方面来说,我们可比不上迪卢姆多。”库丘林将烟从口中吐了出来,然后按灭了自己手上的那支,边说边指着操纵台上的各项报告,“如果再不修整一下的话,我亲爱的表弟恐怕要面临提前谢顶的危机了。”


“这点我相信。”迪卢姆多强忍住笑意,捂着嘴补上了一刀。


斯卡哈微笑的看着眼前越来越偏离正题的几人,眼睛中闪烁着温和的光芒,看了一会,轻轻的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注意力收回到自己的爱徒身上,“有时候看到人类这么有活力真是无比羡慕,总觉得跟他们比起来,星灵简直循规蹈矩的近乎死气沉沉。”


“所以我才喜欢和人类交往,”费迪亚德若有所思的呼出一口气,“人类的身上总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会议结束之后,康纳尔和星灵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当迪卢姆多站在了艾明马洽号和利维坦的对接口之时,库丘林终是忍不住开口了,“你之前不也没有回去?但是虫族依旧保持了很好的战斗状态。”


迪卢姆多偏着头看了一眼库丘林,触手的阴影遮住了他英俊的脸庞,只露出金色的双眸在黑暗中熠熠生辉,“你怎么能确定这是我的族群的最佳状态呢?要知道每次你遇到我的时候可都出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但这次的敌人是主宰,”迪卢姆多垂下了眼,半转过身子,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说道,“我早已准备好放弃一切,对于我而言,战死——是救赎也是解脱,但是这一次战斗,我将全力守护我唯一的光明。”


-TBC-


评论
热度(15)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