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25)

●星际争霸PARO

●在CP19之前的大多数时间都会用来更星海吧!COCOON可能就偶尔吐那么一点出来~就算没有人买!我也想在CP19发星海第一卷~没有人买也要发~【哭泣脸


迪卢姆多就这样站在原地,全身的每一条肌肉都由于浓烈的战意而紧绷着,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库丘林。”


他的大脑被狂怒的情绪占领,锋利的眼神直盯着前一刻还在占据着战斗优势的庞然巨物,浑身散发吃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接着舔了舔嘴唇,缓缓的踱着步向已经倒地的怪物走去。


怪物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猛然站立了起来,迈开细长的腿,挥舞着那只剩下的前爪,嚎叫着向着迪卢姆多的方向冲去。


在怪物距离迪卢姆多还有两米左右之时,黑发的虫后飞身一跃,在库丘林的眼中化为了一道模糊的残影,直直的向前冲去,然后幽蓝色的光辉在怪物的身上亮起,压制住它飞砍的前肢,然后仰起头,抓住那只仅剩的前爪,发出一声嘶吼,用力扯开,令人胆寒的撕裂声回荡在空中,恶臭的脓水立刻溅满了迪卢姆多的全身。


失去的两支前爪的怪物显然已经无法继续战斗,失去重心般的重重倒在地面,细长的双脚胡乱的踢蹬着,躯干则是不停的蠕动着,不断的痛苦的惨叫着。


但迪卢姆多却没有就此收手,一手提起刚刚扯下的断爪,刀刃般的爪尖还散发着绿色的幽光,他走到翻滚的怪物面前,重重的刺入了怪物的头盖骨。


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那头庞然巨物终是失去了挣扎的力量,再也动弹不得了。


“迪尔?”库丘林有些狼狈,一边咳嗽着一边开口,声音也由于疼痛有些颤抖,“好了我没事了。”


但迪卢姆多却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暗色的脓液混杂着一些也许是脑浆的浅色物质从沿着他的身体滴落到地面,金色的眼眸中依然布满没有退散的狂热,一手依旧握着怪物的断爪,胸膛不停的起伏着大口喘息。


——得赶快让他回复神智。


不得以只得忍痛活动了下四肢,从背后紧紧环住了迪卢姆多的腰身,然后将双唇覆上他的耳廓,用迪卢姆多最敏感的方式啄吻着他的耳垂。


“好了没事了,我只是有点皮外伤。”


熟悉的触感不知触动了什么,很快唤回了迪卢姆多的意识,原本握着怪物前爪的手环上了库丘林的后脑勺,歪过头回吻着他。


“你还在…”迪卢姆多的呼吸愈发沉重,舌头也难得主动的入侵了库丘林的口腔,疯狂的吮吸着对方的舌头,“不要离开我。”


“陛下,您所在的位置检测到地壳活动峰值上升,预计即将发生熔岩喷发——”露比的传音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迪卢姆多的脑内,“之前的电磁干扰应该是这次爆发的前兆。”


“熔岩喷发?”


金色的双眼疑惑的看向星灵的教长,口气中有了几分不善,“我的虫群检测到剧烈的地壳运动,你们没有相关记录么?”


“在黑暗圣堂切断与卡拉的链接之前,这颗星球依旧是仲裁者们的势力范围,”费迪亚德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库丘林直觉的感到他的星灵挚友现在想表达出尴尬的情绪,“但是在异虫开始侵略我们的家园之后,很多星灵被迫放弃了自己生活过的地方。”


“好了,与其在这里追究责任不如解决问题。”库丘林阻止了可能发生的争执,“迪卢姆多你可以让你的虫群推断出喷发时间和爆发强度么?”


库丘林说到“你的虫群”这四个字的时候有些犹豫,但眼下的紧急情况让他决定相信自己的爱人,“在没有办法联系到康纳尔或者星灵们的情况下,你的虫群应该是我们最大的依靠。”


“等等,库丘林你说我的虫群?”库丘林的话语明显出乎了虫后的预料甚至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但是,之前我的虫群甚至给你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库丘林伸手盖在迪卢姆多的手背上,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压在了他的嘴唇上,然后扭过头,扯开嘴角,给了迪卢姆多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我对你很有把握啊!”


“陛下——地壳活动峰值上升,预计六十秒后将迎来第一次喷发——”露比再次打断了迪卢姆多的思绪。


“所有部队驻扎到高地,重新建立虫巢。”迫近的危机让迪卢姆多不由的将原本通过神经束传达的指令脱口而出,他飞快的命令着自己的副官,自己而是手忙脚乱的反手拉住库丘林的手,脸上的表情变得紧张,“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只有一分钟就要喷发了。”


——他们需要抓紧时间转移,要不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想到这里,费迪亚德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挚友,点了点头,“走,迪卢姆多你带着库丘林。”


“我们走!”收起甲刃的手臂直接环上了库丘林的腰身,黑发虫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退了两步,然后用力蹬向地面,开始冲刺。


舒展开的骨翼划破空气,风掠过库丘林的身下,借着冲刺的速度,迪卢姆多带着库丘林腾飞了起来。


“我们在那座山头汇合,费迪亚德。”


听到在脑海里想起的声音,费迪亚德拉起了身上的斗篷,身影逐渐消散成一团雾气,幽蓝的光芒闪烁了几下,最终消散开来。


黑色深身影在低空掠过,急速的朝着附近的山脉飞去,地面已经开始摇晃,大地染上了红光,裂开的细缝中开始冒出黑烟,硫磺的臭味开始在空气中飘散,天空也开始变得暗沉沉。


“你看,这次就是你保护我了。”库丘林有些无奈的看着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不由的打趣道,试图缓解迪卢姆多紧张的情绪,他停了一会,又吸了一口气,“往常可都是我这样抱着你的。”


迪卢姆多感觉自己的灵核不受控制的猛然跳动了几下,双眼直盯盯的注视着库丘林的红眸,环在腰上手臂收的更紧了几分,“还能保护你恐怕是我活下去的最大动力了。”


-TBC-

评论
热度(15)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