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24)

●星际争霸PARO

●是的没有错!关于上一更的莱因哈特和这更的脉冲步枪!对的!你们没想错!我最近沉迷屁股!但是根本原因是取名困难症【以及想不出科幻设定的武器要叫什么】,所以就用了屁股的名字,这个PARO跟屁股暂时还没有任何关系哟~


迪卢姆多能清晰的感到自己的灵核正在疯狂的跳动着热血直往头上涌动,肾上腺素正在他的体内扩散,只得咬紧牙关,努力的压制着体内躁动的嗜血欲望。


他需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有冷静才能让他去思考怎样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现在他想要的只有库丘林平安的归来,无论自己要付出多么严重的代价都在所不惜。


将视线集中在之前信号弹出现的地方,感受着那里传来的能量波动。奔跑带起的风声鼓噪着迪卢姆多的耳膜,干扰着他的注意力,深呼吸了几口气,故意忽略耳边的声音,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他无比在意的方位。


就在一瞬间,迪卢姆多终于感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他认出了那一阵轻微的能量波动,那股能量在一点集中,然后迎击着那股令他都感到毛骨悚然的黑暗能量,这种 毫不拖泥带水的战斗方式无疑属于那个他已经从库丘林嘴中听到无数次,但不久之前才第一次见到星灵教长——费迪亚德。


——他们在战斗,库丘林现在有危险。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迪卢姆多的身体和意识仿佛一下子被唤醒了,对库丘林的担心化为了他的动力,他身上的每一条肌肉都由于激动的情绪而紧绷,原本英俊的脸上换成了怒不可遏的表情,低沉而紧绷的声线不停的重复着,“不,不会让你得逞的,该死的混蛋,我不会让你们伤到库丘林一丝一毫的。”


巨大怪物猩红的眼眸注视着库丘林和费迪亚德,肆无忌惮的目光让让库丘林的神经感到仿佛自己是被盯上的猎物,背脊不由的炸起一阵鸡皮疙瘩。


星灵般的细长腿漫不经心的围绕着他们垛着步伐,而正在夹碎一把脉冲步枪的巨钳却让他们想起了刺蛇的镰刀。


口水顺着怪物尖锐的额骨滴落下来,转动着巨大的头部嗅探着猎物的气味,杀戮的欲望毫不掩饰的袭向库丘林和费迪亚德。


武器被压扁,被碾碎,发出一阵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声响,随即迸发而出的金属碎片溅落到两人的面前,那头怪物将剩下的部分抬了起来,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口,直接整个吞了下去。


但是,他们必须战斗,对取得神器碎片的执着以及对生存的渴望,仿佛刺在他们脊椎的利刃,逼迫着他们继续战斗下去。


豆大的汗珠夹杂着额角渗出的血液划过下颌低落到地面,现在的形势对他们很糟糕,即使费迪亚德的灵能光刃已经结结实实的砍上了这头怪物的手臂,但依旧只是在它的表皮留下了一道半厘米见深的口子,甚至连近乎血液的东西都没有滴落一丝一毫。


显而易见的,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这头怪物而言,只能算隔靴搔痒。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断的攻击,用火力压制对方的动作,脉冲步枪的弹药打在坚硬的甲壳上,溅射出星星点点的幽光,一旁的费迪亚德则是在一击灵能风暴之后,不断的深呼吸着,调整着状态。


蓝发指挥官顺手卸下一管弹夹,弯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向右侧跳去,成功躲避过一次前爪的扫击,然后滚到一边的灌木中,但飞崩的石子依旧刮破了他的皮肤,疼痛的感觉让他不由的兹了兹牙,塞上一支全新的弹夹,用力的扣上,“这是什么鬼东西!老子还不想交代在这里啊!”


突然库丘林从眼角胖捕捉到怪物的刃爪向着费迪亚德躲藏的方向袭去,只得闷哼了一声,强忍着痛楚,以几近极限的速度猛的探出身子,抬起手,用力的将震荡弹砸向怪物的头部。


沉闷的爆炸声随即响起,掀起的气浪更是让库丘林踉跄着向前扑倒,最终跌坐在地上。


一系列的动作使库丘林的伤口更深了几分,灼痛感变得更加炽烈。原本握枪的手臂因为疼痛而颤抖着,眼前的世界也变的模糊褪色,冰冷的感觉从四肢蔓延到躯体。


但意志力支撑着他拒绝在此时倒下,求生的本能从未在他的内心消失,在如此绝境之下更是成为了他继续战斗的动力。


费迪亚德的身影从上方的树冠中跃出,划过震荡弹掀起的尘土,泛着绿光的灵能光刃径直刺向怪物的头部,丝毫没有任何减速或者自我防护的动作,完全借由重力直接落下,光刃结实的刺入了怪物的两眼之间,迸发而出的黏液溅满了星灵教长的躯体,但这完全没有影响他的攻击,另一只手攥起拳头,将全身的力量都汇入到这一击之中,狠狠的砸向怪物的眼睛。


怪物立即吃痛的捂住自己的眼睛,镰刀般的前肢挥舞着,驱赶着紧紧扒住自己脑袋的费迪亚德。


“干的漂亮!”库丘林嘟囔了一句,半蹲起身子,飞快的用一直手将脉冲步枪架到自己肩头,扣下扳机,扫射着怪物腹部的区域。


就在这时,怪物的右肩突然迸发出紫色的浆液,然后整条手臂随之炸裂开来,几近黑色的脓浆糅杂着甲壳的碎片一并溅射到地面,被脓液溅到的地面瞬间被腐蚀,随即滋滋的声响伴随着浓烈的恶臭充斥着库丘林的感官。


怪物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际,狂躁的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紧紧的捂住伤口,双脚也不停的踩跺着地面,引起一阵一阵地震。


躲回灌木丛中的库丘林不由的捂住了双耳,但还是探出半个脑袋观察,试图观察战况。


却被自己眼前的景象震慑。


——迪卢姆多站在他的面前,背对着他,黑色的脓浆随着垂下的甲刃上滴落到地面。


-TBC-

评论(2)
热度(11)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