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21)

●星际争霸PARO


“放心吧,我还是很体恤伤员的。”顺手整理了下迪卢姆多汗湿的额发,然后在额角印下一个不带任何情欲的亲吻,“只是你好久都没好好休息了吧,都熬出黑眼圈了。”


迪卢姆多转过头狠狠瞪了一样刚刚带领着自己攀上巅峰的爱人,挪动了一下身体,想与库丘林拉开点距离,却又被搂回怀中,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迪卢姆多的颈间,瞬间让蜜色的脸颊再次染上了红晕,“其实,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我还是想整理下,因为有些事想和你以及费迪亚德商量下。”


迪卢姆多支起了身体,粘稠的白色粘液顺着大腿根流下,看的库丘林下腹又是一紧,跟着站起来抱住了迪卢姆多的肩膀,贴在耳边亲密的低语,“看到你这个样子,真不想管什么主宰,只想好好疼爱你。”库丘林说着,然后带着色情意味的舔了一下眼角的泪痣,“但是无论是我自己或者你都无法对那样的事情坐视不理吧?”


库丘林轻抚着迪卢姆多的背脊,直到他放松了身体靠上自己的肩膀,“好好休息一下,之后还有更艰巨的事情等着我们。”


半搂着迪卢姆多推开了浴室的门,霸道的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搂过他的腰,另一手抓着毛巾,擦拭着迪卢姆多的骨翼,小心的触抚着骨翼与背部链接起来的地方,像是在安慰一般,“我知道你能振作起来,因为你和我一样,从未放弃过希望。”


“无论如何,这是我必须去做的,如果真如你们所说的一般,我是这场战斗的关键,那么无论如何,请让我与你并肩作战。”迪卢姆多伸出手,扣住了库丘林搂着自己腰身的手,侧脸仿佛一副完美的肖像画,神色平静,但金色的眼眸清澈见底,微抬着下巴,微张的嘴唇吐出坚定的话语,“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转过身子,湿润的嘴唇拂过库丘林左胸心口的位置,“这一次,我为你,也为自己而战。” 


抬起头,迪卢姆多抱住库丘林的脑袋,手指插入蓝色的发间,自然而然的吻上了他嘴唇,“幸好还有你。”


“再挑逗我的话,今晚可不能让你休息了。”嘴唇分开之后,库丘林喘着粗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迪尔是高估了我的自制力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魅力?”


闷哼了一声,用手肘撞了下库丘林的腹部,装作若无其事的捡起被库丘林丢在一旁的毛巾,“背上有翅膀没法穿衣服了,我先出去了。”


当库丘林再次自然而然的搂住躺在医疗舱里假寐的迪卢姆多之时,蜷成一团的身体只是轻微挣扎了一下,在手指插入了黑色卷发之后又放松了下来,气息融合在一起,骨翼收拢搭在一边,整个身体完全沉在了库丘林的怀抱之中。


攥住了迪卢姆多的手腕,慵懒的眯了眯红色的眼睛,勾起的嘴角荡漾着隐隐的笑意,“我就在这里,你安心休息吧,毕竟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


迪卢姆多缩在被子里睡的很沉,头枕在库丘林的手臂上,紧紧的攥着库丘林从的食指,身体微微蜷缩着,黑色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节奏颤动,贪恋着这久违的温情。


当迪卢姆多拉着库丘林起床的时候已经几近第二天的中午,顺手抓过工装塞给他,“康纳尔和费迪亚德已经在会议室等我们了,再不赶过去的话,你就要被康纳尔用报告压死了。”


黑色的头颅微微底下,仔仔细细的给库丘林整理着领章,直到蓝发的指挥官穿戴整齐,才最终抬起了头,扬了扬眉毛,“我记得黑暗圣堂的族长斯卡哈也在,可不能再随随便便的乱来了。”


当库丘林和迪卢姆多走进会议室之时,识别器的光芒扫过了两人的全身,接着机械女音的想起,安全门打开了,出现在眼中的是康纳尔和费迪亚德以及斯卡哈的身影。


走到自己的主座前站定,库丘林修长挺拔的身姿顿了一顿,“我认为起码在这个屋内的所有人的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吧?”


得到斯卡哈微微颔首着肯定回答之后,蓝发的指挥官才最终微笑的坐了下来。


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聚集在还没入坐的迪卢姆多身上,库丘林用手指扣了扣桌子,然后指了指自己右手边的空位,“迪尔别愣着,先坐下。”


康纳尔的视线越过自家指挥官打量了几下迪卢姆多,然后收回到自己面前的光屏之上,打开了全息投影的开关,“根据现在得到的情报分析,神器对所有异虫都有强大的杀伤效果,这会是我们战胜主宰的最有效手段,现阶段收集所有神器的碎片将是我们目前的主要任务,之后将由迪卢姆多通过神经链接寻找主宰的藏身之地,这样才有机会给它最后一击。”


库丘林扯了扯领子,静静的看了迪卢姆多一会,在投影图像中点了几下,调出了之前几次战斗的情形,忽然停住了,“我希望这次的行动对迪卢姆多生命没有伤害,从前几次的情况看起来,主宰必然会派出强大的虫族军队抢夺神器,再加上现在还有叛出的迪卢姆多,恐怕下面几仗必然很不容易。”


“关于这一点,我们最大的好消息应该是所有的神器碎片都在星灵的控制范围之内,考虑到异虫之间有类似星灵之间的精神链接,所以我们希望在最终战斗之前,尽量隐藏迪卢姆多的行踪,毕竟他才是我们的杀手锏。”斯卡哈的声音慎重而冷静,但看向迪卢姆多的眼神却有着无法忽视的怜悯和尊重,“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这样的事情对于这个孩子而言太过沉重,如果有需要,我将尽我所能为他做点什么。”


“与主宰的战斗必然会有伤亡,虽然我们无法保证什么,但卡拉会祝福勇敢无畏的你们。”费迪亚德向库丘林投去了一个安抚的眼神,坚定而锐利,“我也将尽我所能,愿卡拉与我们同在。”


“看起来是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在找齐所有神器之前,暂时以费迪亚德的探索者为主导,艾明马洽号协助,斯卡哈族长以及我带领其余星灵和赤枝舰船支援。之后在补给完成之后,请费迪亚德提供下一次的折跃坐标,”康纳尔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会议桌上其他人的反应,却在目光落在自家表哥身上之时停住,“指挥官,如果你的目光没有停留在迪卢姆多的胸口,我还是愿意相信你认真的在思考作战方案的。”


把视线从迪卢姆多身上移开,朝着康纳尔打了个手势,把制止了他继续吐槽自己,“我只是比较担心迪尔的身体状况,如果一切能如计划那样,这次是解决异虫威胁的最好契机了。”


“如果成功,如果这次的成功能弥补我之前犯下的罪过。”迪卢姆多重新将投影切回了第一次再遇库丘林之时的画面,“不管是不是我的意识,这些都是因为我的双手我的能力失去生命的人们,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想尽力战斗。”


库丘林斜过身子,戳了戳迪卢姆多的肩膀,然后侧过头看向他,“恩,这样才像我的迪尔,所以乖乖听话先调整到最好状态,你可是杀手锏呢~”


“指挥官!坐在会议桌旁的还有黑暗圣堂的族长和教长!”结束这次会议的是康纳尔咬牙切齿的抗议。


-TBC-

评论
热度(14)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