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17)

●星际争霸PARO


说完这一段,库丘林默默扭过头,看着医疗舱,舒展了下身体,椅子随着蓝发指挥官的动作在地板上划出吱呀的噪音。


在吱呀的响声嘎然而止之时,医疗舱响起的滴滴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玻璃面板之内的睫毛颤动了几下,金色的双眸在睁开的一瞬间泛出了紫色的幽能光芒,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迅速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当终于把视线聚焦到库丘林的蓝发之上的时候,终于是放松了紧绷的眉头,眉眼间也变得柔和了几分,“库丘林...”


“我在这里...迪尔...”库丘林的嘴唇蠕动了几下,话语间满是宠溺的温柔。


早就等候在一边的考斯拜得是眼下艾明马洽号上最好的主治医师,在反复对比了从医疗兵手上接过的数据之后,他按下了医疗舱的开启键,“指挥官,我想...嗯...迪卢姆多的恢复能力大大出乎了我们的预计速度,这应该跟他的特殊体质有关,所以,现在他已经可以离开加护医疗舱了。”


这一瞬间,库丘林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有太多疑问,却不知从何说起,想询问迪卢姆多的遭遇,但却怕勾起他的痛苦回忆;想询问他今后的打算,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现在这样的迪卢姆多,怎么去询问他的未来。


“能再次保持清醒的和你谈话,我想已经超出了我最好的打算。”迪卢姆多率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喃喃自语着,“我想我应该已经欠下了在场的各位很多条命了...”


原本有些软化的表情变得扭曲,金色的双眸再次紧紧闭起,痛苦的把头扭向一旁。


这一刻库丘林甚至觉得无法呼吸,他试想过很多,但迪卢姆多如此拒绝的神态明显不在他的考量之内,用指甲掐了下自己的手心,竭力保持住语气的平稳,“不...你不了解情况,那些事...我是说有些事情,你不用如此介意...”


“不介意?”迪卢姆多的嗓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猛的转回头,金色的双眸死死的盯住了库丘林,监控面板上的数字陡然上升,空气中开始弥漫起紫色的雾气,难以抑制的激动让迪卢姆多不自觉的聚集起了灵能,“你是说不用介意有数以亿计的人类和星灵被我的族群杀死?还是不用介意有更多的家庭在我的手中支离破碎?或者是不用介意我把无数星球变成了炼狱?库丘林!我都记得!那些事情我都清清楚楚的记得,我知道自己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


“那不是因为你!”库丘林的语气变得不容置疑,红色的双眼直视上迪卢姆多的金眸,“那是因为主宰,是那个恶魔把你变成了刺棘之刃,是那个被主宰控制的虫后犯下的罪行,不是你迪卢姆多·奥迪那的意志犯下的!”


“所以我就可以不用承认么?不管是否是我被控制,那都是借由我的手,我的力量缩杀害的生命,库丘林!那是我的责任,我无法逃避,我也不想逃避!”紫色的电弧在空气中不时闪烁着,迪卢姆多的情绪太过激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


“迪卢姆多你冷静点,你不想看到库丘林受伤的...”康纳尔及时打断了两人间的争执,“不管怎么样,库丘林把你抱回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的!”


“所以,你先安心修养好么?迪尔?”库丘林的手掌抚上了额前卷曲的碎发,动作缓慢而轻柔,然后凑过脑袋,用嘴唇触碰了下迪卢姆多的泪痣,和记忆中没有区别温暖的触感让他灵魂深处最后一丝的不安也烟消云散——他确定自己的确爱着迪卢姆多,不管他是什么,人类抑或异虫,他爱的是那个坚韧而温暖的灵魂。


但这样的安抚并没有完全消除迪卢姆多的不安,在库丘林的嘴唇离开的一刹那,迪卢姆多瞬间扭过了头,躲开了库丘林注视的目光,“其实没有区别,刺棘之刃或是迪卢姆多·奥迪那...”迪卢姆多喃喃自语着,“我所到之处总是充斥着死亡,破坏,不管是之前,或是之后...我才是那个带来一切不详之人。”“


“如果这个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你呢?迪卢姆多。”费迪亚德打断了迪卢姆多悲痛的情绪,星灵教长的眼中充满了焦虑的情绪,“不单单是星灵或者人类,可能是这个星海中所有有生命的生物,可能都将面临灾难。”


“迪卢姆多,你出现在了预言之中,你才是这场灾难的光明。”斯卡哈的声音也插入了这次的交谈。


“所以这跟我这种不人不虫的怪物有什么关系?即便是有,那也是我才是他们的威胁!”迪卢姆多已经控制不住情绪,监视面板上的读数不断滚动着,几乎肉眼可见的灵能甚至微微抬起了桌上的水杯,哭嚎中夹杂着绝望和悲伤,整个身子弓了起来,想要逃离库丘林的控制范围,“我从被芬恩当做弃子从而死亡的命运中逃离,却落到了主宰的手里,我的每一根骨骼每一块肌肉都被异虫的基因感染,仿佛把我撕成碎片,再一块一块扭曲的拼接起来!我甚至不能告诉你们我是什么!”


“你是迪卢姆多·奥迪那,而且你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放弃过希望。”库丘林一把抓住了蜜色的手腕,太过猛烈的动作让蓝发的指挥官甚至没有注意到手腕上的甲壳,鲜血在手掌捏上的一瞬间喷涌而出,但库丘林只是皱了皱眉头,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我所爱的迪卢姆多,即使在最艰难的战局中,仍然能抹掉脸上的血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爱的那个人已经因为芬恩的计划死在了本布尔本!我已经死了啊...”


“但是你现在躺在我的医疗舱里。”库丘林用指了指迪卢姆多的心口,“既然那个你已经死了,那么能不能请你为我活一回,我知道你曾经经历了痛彻心扉的背叛,但是我向你保证,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那样的经历再次发生。”


“我累了...”迪卢姆多的身子僵了僵,然后整个人背过去,说完这一句就再也不愿开口,


库丘林向着其他人摆了摆手,在所有人的身影消失在医疗室的大门之后回到医疗舱旁,握住了迪卢姆多的手掌,“我一个人陪着你,迪尔...”


-TBC-

评论(2)
热度(17)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