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Cocoon(20)

“是的,我想索拉小姐应该已经从肯尼斯主任那里得知了协议内容,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库丘林故意在方便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然后摸了摸下巴,余光扫到了索拉带着些许期待的眼神,停顿了一下,才再度开口,“啊,我是说即使觉得不方便,也请遵守下去,要不肯尼斯那里老子也不好交代啊~”


拥有一头桃红色短发的女士明显今天经过了精心的打扮,张了张刷着和发色一致颜色唇蜜的双唇,却什么都没说出,只得瞪了康纳尔一眼,再不甘心转回库丘林和迪卢姆多身上,最终只得剁了剁脚,不甘心的抱起自己的机械球,把并不合适在野外穿着的高跟鞋故意踩出声音,丢下一句“我会根据流程提交报告的”,然后愤愤的离去。


“我说…索拉平时也太沉迷研究了,偶尔化个妆,刚刚瞪我们的时候,我居然发现她假睫毛都掉了半条…”在确定索拉的距离已经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之时,库丘林看了看不明所以的迪卢姆多,和康纳尔笑成了一团。


客观来说,在迪卢姆多的辨认下,野外考察的进度的确加快了不少,各种植物很快完成了对照和分类,就连考察团中的男性科学家也很满意这个意料之外的资料库——毕竟对于大多数科研狂魔而言,有成果比什么都重要。


等到把所有东西都运送回实验中心的时候,才算今天的考察结束。


在结束的时候,迪卢姆多不经意的抬头仰望了下天空,在经过了千年的自我进化之后,地球的大气已然恢复成迪卢姆多记忆中那片纯净的天空,金色的眼眸追随上一颗宝石般的星星,不由回想起自己生命中被世人记录下的那段经历。


——跟原本比起来,现在仿佛是生活在安格斯养父的梦境中一般幸福。


“所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身体都要生锈了~”库丘林抱怨的抱怨打断了迪卢姆多的回忆了,有些烦躁的扯了扯已经汗湿的领口,顺手勾上迪卢姆多的肩膀一起走回基地的防护罩内。


刚想着把晚上的例会甩给康纳尔,自己拉着迪卢姆多去吃远古人类做的温馨晚餐——比起食堂里那些只有营养指数达标的饭菜来说,迪卢姆多所料理的各种爱尔兰风味的炖菜出乎意料的合乎库丘林的口味,这让库丘林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确有可能和迪卢姆多生活的时代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消毒仓的电脑发出测试的信号,热感应器从库丘林身上扫过,没有任何的提示音响起,这意味着消毒工作已经结束,从隔离区走出,想到之前所想的丰盛晚餐,习惯性的舔了舔嘴唇,刚想拉着迪卢姆多回到生活区,通道里出现的黑色身影拦下了他们的去路。


“言峰绮礼?你今天不是去做微生物调查了么?”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在这种想偷懒的时候被拦下,无论是谁都会有些许不爽。


感受到了丝丝寒意,转头看了眼迪卢姆多,之前不怎么愉快的初次见面让敏锐的战士已经进入了戒备的状态,手臂的肌肉微微紧绷,如果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库丘林丝毫不会怀疑迪卢姆多的拳头会直接命中言峰绮礼的脑袋。


“别那么紧张。“言峰绮礼扫了一眼库丘林身侧的战士,“今天的确是去进行微生物调查了,只是在勘探中发现了和挖掘出迪卢姆多的地点相似的遗迹,根据推断,似乎规模远远大于之前那时,鉴于这些,相关人员已经递交了申请报告,现在只差你们的审核了。”几乎没有起伏的音调让蓝发的团长时常怀疑言峰绮礼到底是人类还是什么故意制作的很像人类的人工智能,因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而且几乎都是工作上的交际,但如此没有情绪波动的存在让一向遵从自己直觉的库丘林从内心深处感觉不爽。


但是不爽归不爽,言峰绮礼在工作中的表现却十分优秀,这让库丘林把他列在了不讨厌也不喜欢的那档里。


——说白了就是路人。


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对,这样想着的库丘林稳定了一下情绪,转过头,拍了拍迪卢姆多紧绷的肩膀,向他翻译起言峰绮礼的来意。


见到迪卢姆多的态度缓和下来,言峰绮礼接上了刚刚的话题,“如果你没有其他安排,恐怕得占用一下你们的时间,简单说明一下已经发现的情况...我不认为你会参加正常的例会。”高大的身体微微前倾,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吧...”蓝发的团长微微颔首,“把申请书传输到我的个人电脑里一份,根据你们的发现的确非常重大,我想我会决定最终让迪卢姆多前去协助的。”


一边翻阅着手头的档案,一边走进会议室,果不其然,肯尼斯还有索拉都出现在了参会科学家的队伍里。


但是他们两人一位是科考队负责人另一位又是知名历史学者,所以出现在这场会议里也让库丘林挑不出什么刺来。


顺手拉开一个椅子,两人的入座意味着会议的开始。


幻灯片中闪过的照片让库丘林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他瞟了一样迪卢姆多,显然,虽然黑发的战士极力掩饰着表情,但库丘林野兽般的直觉还是让他发现了迪卢姆多内心的震惊。


一开始的战车遗骸并没有引起迪卢姆多多大的注意,镶嵌着珠宝的黄金项圈在凯尔特人的遗迹里也并不少见,武器和马具更是一名战士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但最后几张里一闪而过的一面盾牌没有逃过迪卢姆多敏锐的观察,曲线螺旋以及圆圈组成的太阳图腾让爱神抚养长大的战士很容易就联想起自己年幼时在养父的宫殿里经常会见到的另一位神祇。


嘴唇蠕动了几下,迪卢姆多用古盖尔语发出了几个音节,“这恐怕是太阳神卢格的祭坛,库丘林,那是你的父亲。”


-TBC-

评论(3)
热度(17)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