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Star Ocean(15)

●星际争霸PARO

●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库丘林,能帮我争取点时间么…”这是重逢之后的迪卢姆多第一次再次燃起了战斗的意志,“我可不想让你死在这…”


灵能的紫色光芒沿着迪卢姆多的血管充斥着全身,闭上眼睛,双唇紧紧抿起,双手在空气中游走,仿佛在感受着虫群的确切位置。


爆炸声随着库丘林的扫射不断响起,每一击都命中目标的要害,通道内充斥着异虫倒地时发出的哀嚎,燃烧的火焰在地上已经被打成肉酱的尸体上闪烁跳跃。


“我带的燃爆弹可不多…这玩意可是康纳尔从黑市上搞来的…”换上最后一个弹匣,汗水顺着库丘林的鬓角留下,扣住板机的手指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喘息间回头看了眼正在汇聚灵能的爱人,“来吧!迪尔,我们又能并肩战斗了…”


“这次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风头了…”迪卢姆多聚集灵能的速度大大超出了库丘林的预期,肉眼可见的紫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体扩散开来,像巨浪一般袭向蜂拥而至的虫群。


灵能风暴如潮水般击中了前赴后继的虫群,肉眼范围内的异虫都在不断啃噬自己的能量面前不断的颤抖着。


汗水在迪卢姆多的眉头聚集,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努力的灌注着更多力量。


虫群的大军被牢牢钉在原地,无处可逃。怒吼着试图反抗,但一切都是徒劳。压制住它们的力量如此强大,根本无法反抗。


重压之下,异虫大军由近及远的开始被迪卢姆多的灵能撕裂开来,挣扎着想要四散奔逃,但一切都是徒劳的,逃跑的异虫刚刚迈出几步,身体就如同爆炸的碎片一般向四周飞射出去,碎裂的肉泥如同流星雨般纷纷坠落,发出恶臭味的紫色脓浆四处飞溅,甚至溅到了库丘林的身上,流淌满了整条通道,一条条本就罪恶色生命在迪卢姆多强大的灵能力量下惨叫着消亡于世间。


“虫族的主巢就在大约50公里开外的地方,按照正常的补给速度,下一波部队大约会在40分钟之后抵达,要么尽快带走神器碎片,要么只能一战——”迪卢姆多的声音比一开始时更加虚弱,刚刚的大范围攻击明显几乎消耗尽了他仅剩下的力量,“它们的目标是我,以艾明马洽号的飞行速度...”


迪卢姆多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蓝发的指挥官接过了下面的话语,“如果虫群目标是你,以艾明马洽号的飞行速度,只要你能顺利引开利维坦,剩下的部队就没有能够追上我们的是么?迪卢姆多,你想说这个?”蓝色的眉毛向上挑起,猩红的眼中闪烁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逐渐变得复杂,痛苦、愤怒和无奈不断的交织着,双手开始颤抖了起来,忍耐了几秒,终是咆哮一声,将强硬的拳头用力的击向岩壁,“我一开始就说过了吧?迪卢姆多,这是我欠你的!所以,这次,不管你愿不愿意,该我带你走了!”


环绕在费迪亚德身上的光晕已经渐渐散去,原本漂浮在半空的星灵教长已经站在两人身边,手中捧着散去光芒的神器碎片,“时间紧迫!而且以迪卢姆多现在的情况,经受不住神器发动的威力!”


不等迪卢姆多的回答,库丘林直接把已经虚脱的虫后架到肩上,另一手揽住腰上没有甲壳的部位,“你带着神器先上,我们来殿后…”


索性康纳尔和斯卡哈的联合防守颇具实力,当他们灰头土脸的爬出通道之时,迎接他们的不是虎视眈眈的虫族部队,而是赤枝副将温暧坚定的援手。褐发的副将眼神有些严峻,深深的看了一样库丘林背上的虫后,仿佛想要射穿他的甲壳一般,直到红色的双眸开始对视他的眼神,身体也不着痕迹的遮挡康纳尔带有敌意的视线。


——我不打算放手。蓝发的指挥官无声的告诉自家副将他的决断。


值得无奈的移开视线,“虫族的援军还没有抵达,任何时候,决定权在你——指挥官,是要全歼剩余部队还是直接进行空间折跃?”


“既然虫族的增援部队已经断档,那我们还不大闹一场?”依仗着自身实力的自信发言吹响了人类和星灵反扑的号角。


在战场上,库丘林和康纳尔的组合一向合作无间。他们对彼此都很有把握,所以库丘林简单的交代了虫族的动向之后,拍了拍康纳尔的肩膀,“战前的准备就交给你了。”


迪卢姆多虚弱的颤抖从库丘林的手臂上传来,这让蓝发指挥官不得不直接把虫后抱在了怀中,努力的逼退如潮水般涌来的情绪波动,稳定着心智。


——现在可不能像无头苍蝇那样,迪卢姆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他。


可以感受到怀中躯体的温软,即使还隔着坚硬的甲壳,但依旧让库丘林想起了恍如隔世的几年前,温暖的人类皮肤接触着彼此的感觉。


仿佛是感受到了库丘林的视线,抬起头,金色的眼眸对上对方,苍白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抬了抬手触摸了下库丘林的胸口,又无力的垂下。


突然,迪卢姆多一阵痉挛,并剧烈的咳嗽起来。


“医疗兵——”


直接从赶来的医疗兵的手中接过医疗箱,把呼吸器抽出来,小心的罩在正在喘息的迪卢姆多的嘴和鼻子上。之后将恒温毯盖在他身上,旁边的医疗兵七手八脚的把露出的手脚裹进毯子里,过了几分钟,咳嗽和抽搐渐渐止住了。


医疗装甲的面罩掀了起来,露出的眼睛望向自己的指挥官,“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态,指挥官,我只能暂时把他当做人类来处理。”


“他就是人类!”库丘林难得的咆哮了起来,似乎吼声能让这句话更可靠一些。但他自己也知道这句话中的矛盾,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对不起,我是说,小心点...”


这真是讽刺,要求自己的医疗兵去救治一个屠杀了数十万生命的虫后。


但机械装甲下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履行起自己的职责——拯救生命,无论他曾做过什么。


-TBC-

评论(4)
热度(16)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