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Cocoon(14)

回应迪卢姆多的是库丘林径直勾上他脖子的手臂,没有反抗的必要,顺势被库丘林勾到一边,撑着脸侧的手臂肌肉绷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红色的双眸微眯,另一手直接揪住他的衣襟,稍稍往上提起,“你小子倒是上瘾了?”库丘林有些漫不经心的说到,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迪卢木多眼角的泪痣。


过大的力道,令迪卢姆多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后仰,后背直接倚上了身后的墙壁。


还没等迪卢姆多开口回答,库丘林已经紧贴住迪卢姆多的身体,两腿微分,死死的将迪卢姆多压制在墙角,几近激烈的吻咬上迪卢姆多性感的薄唇。


唇齿交错间,粗重的呼吸交叠在一起,炽热的呼吸喷洒到彼此的脸上,库丘林像狂风席卷般入侵着迪卢姆多的口腔,原本拽住领口的手也暧昧的滑到腰际揉捏,紧紧贴住的下半身,腿抵住身下的大腿,火热的肿胀轻轻厮磨。


即使他们昨夜缱绻到巅峰,但被唤醒的肉欲犹如炭火,在两人之间猛然燃烧燎原。


不知过了多久,库丘林终是放开了已经被吮吸的有些红肿的嘴唇,意犹未尽的用舌尖舔过自己的犬齿。


迪卢姆多一直觉得,即使不是刻意,但是库丘林举动间总是带着诱惑般的魅力,让他不能自拔的痴迷和眷恋,比如现在,他不可自制的想要直接把库丘林压回床上,引导他迸发出火热的情欲,再次兴奋到疯狂的边缘。双手攀上库丘林的肩背,微微侧过的脑袋磨蹭着脖颈,微微张开的嘴唇想要凑上去亲吻库丘林的双眼。


丝毫没有征兆的,原本暧昧的抚摸着腰部的手转变方向,一肘击中了迪卢姆多的腹部,撑在脸侧的手直接拉开了他原本微笑的脸庞,“想了想还是要给你小子一点教训?要不让你太随心所欲了!”


金色的双眸里立刻写满了委屈的神色,但嘴边的笑意却是没有少了一丝一毫,“这不都是你允许的么,如果您拒绝了我,我昨晚也不会继续的。”


“知道就好,至于现在,我打算出去巡逻,你是要回去冲个冷水澡还是直接跟我走?”挑高的嘴角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微微露出的犬齿在反射着点点光芒,“你也还没看过现在的地球吧?但是现在也不能带着你离开基地的范围,你小子可是稀有动物,也只能在过渡区的转转,啧…还是玻璃顶棚内的范围,这样寸步不离的守着你老子可是要发霉了…”


“被戏弄了呢,不过只是这样还不用冷水澡,如果这样就受不了,那我生前的五十多年都虚度了呢...”迪卢姆多的眼底渐渐柔和起来,表情温和而无害,端正的神态让人很难和他生前的传说联系到一起,确切的说是与那个狂放而豪迈的凯尔特民族联系到一起。


啧,这样的神情,再回想起之前的深情款款,迷倒各路女生倒是真心是没什么难度,和传说一模一样——库丘林不由的腹诽起来,坏心眼的扯起嘴角回击着自己的新同伴,“那么今晚你就睡自己屋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过渡区的门口,库丘林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比起压抑的实验室,即使依旧无法呼吸到外面那充满生机的空气,但能够脚踏实地的踩在地球的莹莹草地上的感觉依旧让他非常兴奋。


如果能感受到春风拂面就更好了——库丘林不由的撇了撇嘴,拉着迪卢姆多靠着一片灌木丛坐下,“没办法啊…这里风吹不进,雨下不进,也没有什么动物,将就下吧…”


不知名的野花星罗棋布的分散在草坪上,透过玻璃罩的阳光没有原本那么刺眼,恰到好处的照射在两人身上,在初春里带来了暖意。


库丘林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显示屏上各个小队的报告,光影之下,显出侧脸精致的弧度,不时的侧过脑袋与迪卢姆多小声交谈着。


迪卢姆多的手指抚上身边的灌木,一点一点摸索的微湿的叶片,凝视着库丘林的侧脸。现在是他醒来之后第一次那么深深的,想念自己的年代。无论是哪个年代的人类,身处自己不熟悉的环境里,总是喜欢怀念那些让自己感到温暖的事物,比如现在,迪卢姆多开始回忆起年幼时所听说过的关于库丘林的神话故事,这样想着,不由靠近了库丘林一些。


两人温存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一会,军靴摩擦草地的声音传到耳边,这让库丘林不由的抬起头来,看向来人的方向。


——是言峰绮礼,转过头望了一眼迪卢姆多,站起身对着来人微微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往前挪了半个身位,微微挡住了对方打探迪卢姆多的目光。


以往佣兵团与考察团总少不了会发生摩擦和碰撞,这种情况下言峰绮礼总是出来当和事佬,劝说纠纷的双方。但今天的情况,明显表达出他是偏向肯尼斯那一方的。


一贯面无表情的野外生存专家扫视过两人,最终落到了蓝发团长的身上:“我相信斯沃提安先生不会忘记您的守则以及职责。”


“那是当然,我一贯会以基地中所有人类的安全为最优先的考虑因素。”微微停顿了下的库丘林眼角扫向迪卢姆多,“没错,当然是所有的人类!”


“那么,接下去的日子里,请你努力贯彻自己的信念吧...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让我感到愉悦的...”不坏好意的笑容在言峰绮礼的扑克脸上扩大,留下这样一句话语后便大步离开。


完全没有掩饰敌意的话语让库丘林不经皱起了眉头,眼下的已经犹如走钢丝般的脆弱平衡让蓝发的团长暂时也没有办法去改善现状,只得宽慰般的拍拍迪卢姆多的肩膀,“走一步算一步咯~好像有句老话叫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们那时候有没有这个说法?”


“反正直接逃出基地还是没啥问题的...唔,如果你没有站在他们那边的话...”清澈而坦然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杂质,“您对我而言是特别的,在这里,我只信任您。”


-TBC-


评论
热度(21)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