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2016Fate双枪百日祭】迟到的巧克力

第二轮了~我还是那个团子~前面的老司机带带我~

现PARO吧~我也想挖个大坑~但是头目说最讨厌掉坑了~

------------------------------------------------------------------------

迪卢姆多一向对办公室八卦没什么兴趣。他不在乎有人撞见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在休息室里打炮;也不在乎有人在茶水间里拥吻,哪怕两个都是女的;更不在乎卫宫士郎最近又换了几个女朋友。

 

但是,他的同事似乎都喜欢这个。当他交完案件报告回到办公室时,凛大小姐同他搭讪了几句,他知道自己免不了要听几句捕风捉影的流言了,不曾想到,这次却是关于与自己有关的。

 

“昨天新来的那个女孩子居然一开始就挑在情人节向库丘林表白了呢~还抛了个媚眼。然后……“上扬的尾音中无疑充满了看好戏的心情。

 

“别人要对前辈表白我也没办法呢…虽然我很想留下来聊聊,但是,我还有事……“

 

凛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走开了,看样子是去找其他人聊八看卦去了。


挪回到自己办公室前的迪卢姆多伸手去够办公室的门把手。说实话,这次的案件让他心力憔悴,随意的拧了一下,却发现门竟然锁上了。歪了歪头,回想着之前的事情,明明记得自己离开时,只是顺手拉上了门,更何况办公室的帘子也没有拉上,可这会儿,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他的办公室犹如与世隔绝了一般。迪卢姆多一边怀疑着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现了偏差,一边在口袋里摸索起钥匙来。还没等他找到钥匙,突然从屋内伸出一只手把他拽了进去。

 

 对上的是在黑暗中都非常显眼的猩红色双眸,“啊,库丘林,就该猜到是你...”


下颌被勾了过去,打断他话语的是一个足以煽动欲望的吻。


“没错,你确实应该猜得到。”门被熟练地锁上,库丘林搂着迪卢姆多的腰,熟练的啃上他的脖子。


被库丘林用一贯热情的充满侵略的方式亲吻着,迪卢姆多的脑子开始变得有些迷糊,已经熟悉彼此的身体并没有拉响警报。


“欢迎回来。”他一边说,一边把迪卢姆多带到桌边。 “以及情人节快乐~”

 

“啧,你情人节都没有赶回来,诺,只能吃迟到的巧克力了…”库丘林那修长的手指悬在巧克力盒子上方,然后拿起来,干脆的扯开了包装。有些巧克力上头洒着细碎的果仁,有些点缀着粉红色的果酱,他选了一块标注着包裹着蜂蜜芯的——迪卢姆多的眼睛就好似蜂蜜一般,他一直这样认为——递到迪卢姆多嘴边。

 

迪卢姆多没有直接整块咬走,他用牙齿小心翼翼地从那巧克力的表面刮了一小片下来,然后漫不经心地用舌尖舔走了从缺口流出来的与自己眼瞳相同色的液体,不由的抿了抿嘴。那粘稠的浆液对他来说显然是太甜了,但外壳黑苦的巧克力倒是很合他的口味。


“蜂蜜…太甜了...你来吃...”


那颗巧克力被从库丘林指间移走,迪卢姆多用力一捏,那外壳上就出现了一条裂缝,蜂蜜,巧克力乱糟糟地弄了他一手,而他却用那黏糊糊的手指轻轻滑过库丘林的嘴唇,却被顺势含住。


眼看着迪卢姆多的手指剧烈颤动了一下,他松开含着的手指,吻上他的双唇。没有戏弄,没有等待,没有犹豫,只是一个热情的长吻,他们好不容易才分开,又很快吻到了一起,两人都沉浸在巧克力的甜蜜以及比巧克力更甜蜜的亲热拥吻里。

 

“你是想说…”库丘林没有接口,只是自信地抓紧迪卢姆多,一手抚过他的头发,一手除去了碍事的外套。“说起来,迪尔你的手指也是蜂蜜味的呢...”


迪卢姆多其实并不想阻止他,那么久的分别之后的重逢总是让人额外的期待——事实上,他的双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抚摸起对方来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担心,万一有人闯进来怎么办。羞辱,斥责,还有八卦。


库丘林看透了他的心思,“把这个当做迟来的情人节如何?你可是没有陪我过节哟~”库丘林在迪卢姆多耳边低语,一边轻咬着他的耳垂。“我们在一起都那么久了。别担心。我帮你解决。”


 “别。”迪卢姆多低喃道,搂住库丘林的脖子,“我自己解决,别把时间浪费在…”“


“…在什么上?把时间花在这上面再好不过了。”库丘林把注意力转回衬衫纽扣上,在解开扣子时还不忘用指尖扫过胸口的凸起,引得金色的瞳孔上染上一阵水雾。


衬衫的纽扣已经全部解开,但还挂在蜜色的肩膀上。拂过身体的凉风反而激起了他的欲望,伸手解开库丘林的领带,迅速抽出,扔在地上。他们不再交谈,而是越来越热烈地亲吻着对方,轮流脱去对方身上的衣物;这让库丘林觉得很不公平,迪卢姆多总是把自己健美的肉体包裹在层层制服之下。


“这不公平!”库丘林抓住迪卢姆多的手腕,拉离自己的身体。”我才刚脱了你的外套你就要脱我的内衣?”他将迪卢姆多的双掌交叠着握起,举到唇边,戏弄地吻着手腕的脉搏。

 

迪卢姆多歪头做了个‘你是认真的么’的表情,靠上前去用双唇轻擦着库丘林的耳朵,低喃着。“到最后不都是一样的?”


“哦,是啊”他上下打量着已经被扯开衬衫的结实身体,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真棒”库丘林双指滑向迪卢姆多的腰间,不耐烦地拉着他的皮带。


“也许吧,但问题在于,你这么半裸着站在办公室里,实在是无以伦比的撩人。”库丘林咧开嘴笑着,露出了犬齿,格外自豪的样子。接着他把蜜色的身体顺势带倒落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牢牢的困在沙发与自己的拥抱之间。


背后还是带着些凉意的沙发,身上是火热的身躯,象征性的,迪卢姆多推了推他,却被激动中的男人一手握住了手腕,将他的双手牢牢的固定在头顶的上方。


胸前肆虐的唇舌渐渐向下,瞬间,迪卢姆多只剩下两个念头。老天,希望这办公室的玻璃有够厚以及要是有人知道了这事儿,不知道会八卦成什么样…


-END-


评论(2)
热度(22)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