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游走在迷妹和黑粉之间的团子
陛下本命汪酱墙头
双弓双枪任意组合求投喂
冷CP爱好者永远的痛

【双枪】Cocoon(5)

迪卢姆多的洗澡速度很快,或者应该说库丘林简单的解释中并没有让他能够理解现代的沐浴用品的使用方法。走出浴室的迪卢姆多周身环绕的清爽气息,显示出他甚至连沐浴乳都没有用,垂着眼摆弄了会儿自己的浴袍,然后伸手将自己垂下的额发捋到鬓边,“感谢您的招待,御子殿下。”带着水汽的蜜色胸膛在雪白的浴袍下若影若现,湿漉漉的卷发被随意的散开,淌下的水珠顺着微卷的发尾滑入浴袍之下。库丘林觉得自己的耳朵中又传入了几声女性的倒抽气声。


“啊…这个没关系,不是什么大事,比起这个,估计还要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还是直接叫库丘林就好了,什么御子啊,殿下啊听起来怪怪的…”不在意的对着迪卢姆多摆摆手,转过身看着后面已经跃跃欲试的科学家,眼中闪烁着的兴奋光芒,只得无奈的松了口,“去吧,迪卢姆多用过的都可以带走,但是注意了,不要乱翻…”


事实证明不要乱翻这句话的确有几分道理,当狂喜的科学家们从库丘林的浴室中翻出已经使用了半盒的安全套之后,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只得一脸尴尬的将剩下的那些放回原处。


在几乎将库丘林的浴室整个打包带走之后,那群科研狂魔终于心满意足的退了出来。在离开之前还不忘交给他一只用于记录身体状况读数的手环,并要求迪卢姆多带上。这个要求对于库丘林来说十分的稀松平常,毕竟对于科技高度发达的新人类来说实时监控身体状况已经成为习惯,所以在库丘林转告迪卢姆多之时也是非常轻松的表情。


看着库丘林一脸坦然的表情,迪卢姆多可以理会到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对他也没有什么损失,但依旧不理解为何要这样做,最后皱了皱眉头,妥协的接受了这个要求。


在一切都折腾结束之后,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一切都未混进浑浊的气息,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但是折腾了一宿的库丘林却是有点扛不住了,疲倦从四肢钻到骨髓里,只得靠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慵懒的半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黑发青年:“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看到我的长枪就收敛了敌意,但你现在并不会伤害我没错吧?“


“对于凯尔特的战士来说,御子殿下您是我们所有人所憧憬的存在,即使您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我还是对您非常尊敬。”注视着库丘林的金色双瞳中弥漫着从心灵里荡漾出来的神采飞扬,停顿了一下,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抿了抿嘴唇,“至于敌意的问题,我也很想与您一较高下,这是战士的本能,请您不要见怪。但现在来说明显不是公平的战斗,如果时机恰当,请接受我对您的挑战。”


“打住,鉴于以后还要相处相当长一段时间,先把御子殿下改一下,就叫库丘林就好了,要不老子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唔,你的指纹已经录入好了,啊…这个你也听不懂,总之,我的房间里你可以随意走动。至于其他的问题,等老子睡醒再说,还有那边是我儿子肯拉克的房间,他现在跟你之前一样都是在睡觉,不过就是应该会在这几天醒来,啊...也不知道这样讲你能不能理解就是,总之就是不要打扰他就是了。其他的地方,只要是我套间之内的,你可以随便使用,不过现在你也不会用就是了...慢慢教你吧...“摸着下巴叮嘱着基本情况,但是讲到后面几句的时候蓝发的团长明显已经睡意朦胧了起来,“啊,就这样吧,你睡了那么久估计也不想睡了,但老子可是扛不住了,要不开个电视给你看看?那可是你那个时代没有的好东西哟~”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迪卢姆多坐下,然后打开了遥控器,“不过现在这里收不到电视信号,只能看看基地里其他人在做什么,你就当了解了解几千年以后的生活吧,好了老子要去睡觉了,你就一个先呆一会吧?不过如果跑出老子的房间的话,外面那群科学家可是会把你抓去做研究哟~“


虽然是玩笑的语气,但是话语中的慎重细致让迪卢姆多明白库丘林这并不是在说笑,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让自己看起来端正一些,深邃的眼神显示出他的郑重其事,“好的,库丘林,我明白了,这段时间就麻烦您了,能得到御子殿下的照顾和指导对我而言也是莫大的荣幸,我会努力向您学习现在的生活方式,我也不想给您带来麻烦。”


“啊,最好把您也去掉...”库丘林站起身子,一边摆着手,一边向自己的卧室走去,略显沉重的步伐显露出他已经有些筋疲力竭。


在库丘林离开之后,迪卢姆多盯着电视看了一会,虽然他依旧不明白科学家们摆弄各种瓶罐罐的目的,但依旧能从显示器中分辨出有些是他之前洗澡时用过的东西。拿起库丘林还给他的双枪双剑,用手掌摩挲着上面雕刻的纹路,安心的感觉从冰冷的武器上传递到内心深处。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看到那把枪时就能认定它是Gae Bolg,而持有他的蓝发青年就是那位对他而言都是传奇的卢格之子,光之御子——库·丘林,但仿佛着了魔一般的,脑海中回荡着“就是他,没有错,就是那位光之御子。”


窸窸窣窣的声响传入迪卢姆多的耳中,即使只是很小的动静,但依旧逃不过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战士的感知。细细辨认之下,发现这阵骚动并非来自门外,而是从库丘林之前告诉他不要进入打扰的那个房间中传来。


抬头看了眼库丘林的刚刚进入的房间,但明显已经有点疲劳过度的库丘林并没有察觉到着细小的骚动,门依旧纹丝不动的紧闭着。沉思了一下,只得自己起身,回想了一下,然后模仿着库丘林的动作,把手指按到指纹锁上,果不其然像刚才一样,房门随就打开了,与库丘林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少年仰着头,用与他父亲一摸一样鲜红双眸注视着他的进入,“你是谁?我老爹呢?”


-TBC-

评论(9)
热度(29)
© 没存在感团团 | Powered by LOFTER